Thursday, August 19, 2010

陈神父被调走了。

亲爱的陈赞光神父,一个穿梭在大城市与大修院的“静默大师”。是位高深莫测,深入简出的谦逊神职人员。陈神父隶属槟城教区,是 Tanjung Malim 教堂的本堂神父,但 Tanjung Malim 与吉隆坡总教区非常靠近,所以常常可以在新古毛圣保禄堂,万挠圣犹达堂,甲洞圣爱堂,甚至浦钟瓜拉鲁比圣母堂,都可以看到他的踪影。

虽然常在雪隆一代看到他的踪影,但他并未忽略了自己的堂区,反而在去年成功建起了一间新的救世主堂,在建堂期间,陈神父并没有像其它堂区一样“敲锣打鼓,巡回筹款”,而是很低调地进行着,只是在后期时,希望他在雪隆所服务的堂区都有个“名字上榜”,他才在弥撒中,带着谦虚的语气,像我们募捐。除此外,他也是原住民的神父,还常常趁着星期一的假期到郊外的原住民村里拜访村民,举行弥撒圣祭。

如今,他被调到槟城 Ayer Hitam 去了,我们万挠堂需要找华人神父来为我们主持一个月一次的华文弥撒。不知我们,连新古毛,甲洞等的堂区都受到少许的影响。

一切已尘埃落定了,我想天主有他的旨意。我们能做的事为陈神父祈祷。正如陈神父在电话中,告诉我的,他被调走不是什么大事;重要的是我们继续在教会里,在天主的怀抱里。是的!people come, people go,我们的生命里面有很多的过客,但是每一个过客,多多少少都会在我们的生命旅途上留下脚印。陈神父在新古毛,及万挠教友心中一定有“很大的脚印”。

但愿,天主继续降幅及保佑他,也派遣天主圣神带领他的教会继续前进,迈永生道路。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