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9, 2009

我们最好的不是去议论,而是祈祷

对话(1)
Father。。。In The Name of The Father。。。

等等。。。你是不是我们堂的教友???

是啊。。。为什么不是?

那主日天,你是来参与几点的弥撒?

哦。。。我是来早上九点那台的,因为顺便载我女儿上要理班。

唔。。。那上个主日天,我在讲道的时候,讲到了什么???

啊。。。啊。。。对了,神父你说圣枝起价了,叫我们不要拿过多,一人只拿一枝。

唔。。。你知道为什么我问你这些吗?因为如果你不是本堂的教友,我不能让你来这里办
告解圣事。因为我们要给我们的教友。。。!




对话(2)
神父。。。你好,我有件事想请求您的帮忙???

什么事吗?

我们这堂区有一个教友,正在医院里面急救,现在医生说他的情况不理想,所以我们想请神父您给他施临终傅油圣事,因为,我们堂的神父正在避静,我也找不着他?

这样哦,其实你不能够这样直接来找我的,应该通过你们堂的神父或负责人。而且,这不是我受理的范围,是跨堂区的事情,必须知会本堂。你必须回到你的本堂哪里去,不是到我这里来的啊。

那。。。那这样啊,谢谢你神父,我打回到本堂哪里去再试一试吧。

那你清楚了,对不对!下次别在这时候打给我啊,我正吃着我的午餐,肉骨茶啊。




以上这两段对话的内容是真实发生的。而且是我自己见证的。当时我很纳闷,也很生气,但也觉得可悲。难道超越自己堂区的事情,就不能理吗???难道,只有该堂的本堂才能够理吗???若本堂不再,那教友不是什么圣事也没了???

修和圣事及傅油圣事,都对是为帮助教友修补与天主的关系的圣事。是一个应该开放与全体教友的圣事。我想,教宗宣布司铎年就是要提醒教友与神父之间,要有良好的配合。而司铎必须回到最初牧灵的工作上。如圣若望。维亚尼一样,一天听告解都超过十四个小时,但他没有怨言,不只本堂的教友,连临近堂区,教区的教友都来,但他都没有“分地区而听之”。反而,一一接受并承之。

是的,我们期望的就是如圣若望。维亚尼般的神父,司铎;虽然不可能,或机会很渺茫;但我们可以带着祈祷。像圣人的父亲所言的:“我们最好的不是去议论,而是祈祷”。我想,没有比这更大的礼物了。这也会死天主喜爱的,我们不去判断,免得被人判断。我们要做的就是做我们

这司铎年,也提醒告诉我们,司铎也是人;他们需要关怀,但不是那种一个礼拜一次弥撒见面的关怀,而是长久性的关怀。今天的司铎,在物质已经比圣若望。维亚尼的年代好多了。所以,他们对物质并无缺乏。反而,需要身,心,灵上的关心与关怀。平时一个问候,一通电话,一些糕点、菜肴,也能够让神父们觉得温馨。

当然,这为期一年的司铎年,也是让我们反省与神父们的关系,尤其是我们与本堂的关系。

让我们为神父加油,也为我们与神父的关系加油!!!

当有什么不愉快或神父做不对的地方,祈祷吧!让天主带领,而不是去批评或议论.

1 Comments:

Blogger gabriel lim said...

let us prey to have less "priest" but more 圣若望。维亚尼!!amen !

December 21, 2009 at 4:27 PM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