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26, 2010

24日的崩溃


2010年9月24日,晚上9时30分至10点12分,短短的30来40分钟,是一个我心力交瘁,伤心,也是我生命中最崩溃的时刻。亲爱的 ~ 爸爸 Anthony 黄文来,在MMC 的急诊室内,经过医护人员的抢救;最后还是敌不过命运的安排,撒手人间,回到天家去了。抵达家门的一刻,看到的是,空空了当的客厅,放着爸爸用白被铺盖着的遗体。在路途中,我曾告诉自己,我不能在妈妈与姐姐面前掉泪,因为家里这时刻,我需要坚强,需要安慰及照顾妈妈与姐姐;也是最需要我出来为爸爸的丧事铺张。
但是,一看到爸爸的遗体,伸手去触摸他的头额,头发时,我的眼泪就像被开启了的水喉头一样,稀里哗啦的流下,那一刻,我体会到什么是崩溃,我整个身子都软了下来,需要周围的亲朋戚友来扶持。这时,姐姐也冲向我来,抱着我痛哭。我之前满腹计划与决定的脑袋空了。。。哭和崩溃充斥在我的脑海里面。我没有方向,没有了先前的意念。

爸爸没有了,爸爸就这样不等我回来,就走了。。。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我在开车时,还一直叮嘱爸爸要等我回来?为什么他这么不守信用???除了哭,我想不到其它的表达方式了。一直疼我疼得入肺的爸爸,就这样离开我了?

我以后再也不能与他开玩笑,不能再和他“酸来酸去”了,不能再和他一起去剪头发,不能听到他的唠叨,不能在临睡前玩弄他的头发,不能陪他上下楼梯,不能再载他去洗肾,陪他看医生,复诊。。。等等等的不能了。很多很多的东西,很多很多的举动,都在那一刹那变成了不能!而且是永远都不能了!

一具冷冰冰的遗体,就是爸爸向我告别的方式。我虽然不是很甘愿接受,但我也得面对,因为天主的旨意成行了,天主聆听了我的祈祷,不让爸爸在癌症复发最痛苦的那一刻离开我们。而是让爸爸在那短短的五分钟里面,潇洒地向我们挥手说再见。

放心吧,爸爸,我会面对,也一直学习成长;以后的整个家的责任,妈妈与姐姐,我都愿意来为你背负,求你在天上多多为我转祷。

我会把你对我的那一份爱,带给你爱的每一个人。

你给我们的记忆,永远是最美好的画面,与最绚丽的色彩。

你是上天给我们派来的一个好爸爸,一个好丈夫,一个好人。

爸爸,谢谢你!我爱你!你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存留在我们的记忆里。

4 Comments:

Blogger ShirLen said...

节哀顺变……你要+u...

September 26, 2010 at 11:54 AM  
Blogger 愛瑪塢的行動者 said...

健順兄弟:

收到您的SMS獲知您的父親安息主懷的消息後,心裡真的能夠感受到您的不捨與難過。兄弟,請您一定要堅強,我相信您的父親會很欣慰看見自己的兒子堅強地面對生活。

我在祈禱中特別為您的父親祈禱,也在彌撒獻祭的時候,為您的父親獻上祈禱。今天,父親走了,但我相信他在過去帶給您的點點滴滴將會繼續留在您的生活裡。

兄弟,要堅強、要加油!

王安當神父

September 27, 2010 at 6:13 PM  
Blogger Helena Ng said...

Take good care for your mum and sister..
Put more time on your family. Life is short.
We also feel so sudden our 'DAPE" pass away so fast.

September 30, 2010 at 4:35 PM  
Blogger patrick said...

peter 节哀顺变.....你要堅強喔!

October 3, 2010 at 2:33 PM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