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31, 2011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新典故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原装典故


北宋时,有个州的太守名田登,为人专制蛮横,因为他的名字里有个 "登"字,所以不许片州内的百姓在谈话时说到任何一个与"登"字同音的字。于是,只要是与"登"字同音的,都要其它字来代替。 谁要是触犯了他这个忌讳,便要被加上"侮辱地方长官"的罪名,重则判刑,轻则挨板子。不少吏卒因为说到与"登"同音的字,都遭到鞭打。


一年一度的元宵佳节即将到来。依照以往的惯例,州城里都要放三天焰火,点三天花灯表示庆祝。州府衙门要提前贴出告示,让老百姓到时候前来观灯。 可是这次,却让出告示的官员感到左右为难。怎么写呢?用上"灯"字,要触犯太守;不用"灯"字,意思又表达不明白。想了好久,写告示的小官员只能把"灯"字改成"火"字。这样,告示上就写成了"本州照例放火三日"。


告示贴出后,老百姓看了都惊吵喧闹起来。尤其是一些外地来的客人,更是摸不着头脑,还真的以为官府要在城里放三天火呢! 大家纷纷收拾行李,争着离开这是非之地。当地的老百姓,平时对于田登的专制蛮横无理已经是非常不满,这次看了官府贴出的这张告示,更是气愤万分,忿忿他说:"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这是什么世道!"


以上是我们从中国历史里面看到的。


而以下则是我们 MALAYSIA BOLEH 版本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新典故


当五月份国能调涨电费是,政府吁请人民要节俭,节省电源。如今政府一而再,再而三地逐步消津贴,还苦口婆心地劝解人民要束紧腰带。不然太多的津贴会令政府吃不消,国债估计会累积至1万1千 580亿令吉,随时会步上希腊宣布破产的后尘。


当电费起得“呤呤咙咙”的时候,令我们气煞的是,正副首相官邸的电费平均每年200万令吉,换言之每月是约17万令吉,或每天约5千令吉。而水费平均每年39万令吉,换言之每月是3万2千令吉,或每天1千令吉。这些费用是人民百姓来买单叻!怪不得他没感觉啦!



而且,最近发生的事情里,我相信,你我他,一定会从椅子上跳起来。我们的政府,公务员真的很有水准,真的不是他爸爸妈妈的钱,就乱乱来,如:


3万4千令吉买一只(应该是无所不能的 mighty dog)警犬,


2700弄一场青年集会,(可能全部是国阵的青年在自爽,然后制造全民团结的假象),



180万来给面子书弄一个完全免费的旅游专页,(副首相还说“值得,值得”,黄燕燕还说自己问心无愧,欢迎反贪会来调查,当然不怕啦,证据都消灭了啦),


首相夫妇今年上半年的官访费用,更已达到542万余令吉,超过过去3年的每年花费。(差一点没有上太空旅行吧了),


1千628亿是行政开销(工作效率与花费不能成正比,甚至比白宫还够力,Malaysia果然boleh),


60亿令吉购买6部潜水艇(这些潜水艇能不能下水,都还是未知数),


以比市价高出1千300万令吉的价格购买电动火车(那应该比日本及中国的高铁来的快咯),


6千390万令吉作为两项转型计划的宣传及实验室顾问费(需要吗?转来转去,好像都在口袋里转,人民百姓看不到效益,更分不到半杯羹),


这些就是国阵执政数十年,2020给我们先进国的宏愿,现在讲2019给人民最大的礼物是破产,国阵滥用公款并非新鲜事;人家罗宾汉是劫富济贫,我们的政府是 Hood Robin 不断劫贫济富,照顾朋党,使得平民百姓因小部分人的贪婪而陷入困苦!最近爆发的独立发电厂合约丑闻,更证明了此事啊。还要证据吗?反贪会都不做事!

在经济低迷、人民为生活喘气时,国阵政府一再宣布削减津贴,让白糖、电费及燃油起价。国阵似乎已到了“发穷恶”的地步,为了钱已到了失去理智、不顾人民死活,国阵是否发癫了?!


政府为了填补 “破洞” 的国库,不惜削减各种物品的津贴,天天大喊 “钱不够用” !政府不断呼吁人民要改变生活方式。


然而真正过着挥霍与奢侈生活者是谁呢?受苦的又是谁呢?真正要改变生活方式的是政府啊!!!


如果他不改变,我们必须要在大选中改变他!让他尝尝百物涨价的后果。


部分资料,摘节于:





首相官邸电费天用5千元,谁才应该改变生活形态?http://pingjinn.blogspot.com/2011/06/blog-post_4502.html


138期《普门杂志》-放火

1 Comments:

Blogger patrick said...

we wan chance ......let BN runtuh

August 22, 2011 at 3:32 PM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 Home